美中关系的现实与未来

郑 世 平

今年十月,美中两国国家首脑高峰会议前后,中国方面提出了希望同美国建立合作性战略伙伴关系的建议。在我看来,这种伙伴关系恐怕很难实现。

今天美中关系的一个很重要的现实,就是美国国内反中国的情绪日益高涨。举例来说,最近美国好几项民意测验显示,美国半数以上的民众认为,中国是对美国持有敌意的国家。最近发行的几部关于中国和西藏的影片,又增加了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厌恶或敌意。此外,在江泽民访美前後,美国国会众议院连续通过了九项针对中国的立法案,涉及宗教自由、人工堕胎、劳改产品、工业情报、销售军火、对华广播以及出售导弹防御系统给台湾等问题。再者,美国国会最近通过情报授权法,要求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定期向国会报告有关中国在美国从事收集政治、经济、军事情报活动,以及利用政治捐款或其它方式影响美国政治的情况。美国国内日益高涨的反中国浪潮,并没有因为美中两国首脑举行自一九七九年邓小平访美以来最重要的高峰会议而有所减弱。美中两国要建立起长期、稳定的战略伙伴关系决非易事。

美国公众舆论、新闻界和政界近年来出现的反中国情绪,既有中国方面的原因、也有美国方面的原因。从中国方面来讲,一是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的深远影响。二是中国在政治改革、民主发展以及法制建设等方面存在许多问题。三是中国还未能有效地帮助美国公众和新闻舆论界清楚地了解中国的历史、现状和面临的难题。

从美国方面来讲,似乎有以下四大方面的原因:一是从战略角度看,一九七二年以来的美中关系是建立在抵抗苏联扩张这一共同的战略需要之上的。随著苏联的解体,冷战的结束,美中关系的战略基础也随著崩溃,新的基础又尚未奠定或难以奠定。

二是从社会心态看,美国确有不少人不希望看到中国强大起来,这样美国就能长期保持其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此外有个虚构的或实际的“敌对国”作为打击的靶子,更能显示美国在道义和政治上的优越性。

三是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政治看,民主党入主白宫,美中关系总是凶多吉少,自从一九七二年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以来,每届共和党的总统都访问过中国,只有民主党的卡特总统例外,卡特是在卸任以后才以平民的身份到中国去访问的。现在克林顿总统确定明年正式访问中国,但等到克林顿访华归来,美国下届总统选举已经拉开了大幕,克林顿即便是想促进美中关系,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四是美国研究国际关系史的学者大都认为,一个新的强国的崛起,往往会对现存的强国形成威胁,甚至导致战争。德国一八七一年在“铁血宰相”俾斯麦领导下统一以后,加速工业和军事的现代化。约四十年後德国羽毛丰满,敢於向现存的强国挑战,结果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日本一八六八年开始明治维新,约三十年後开始向中国挑战。一八九四、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战争,约四十年後向俄国挑战,一九零四、一九零五日俄战争。今天的中国,论土地、比德国和日本加起来还要大;论人口,比西欧、北美人口总和还要多,近二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又是以每年平均百分之九的速度增长,难免引起不少国家的恐慌。

中国的崛起,确实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重大事件。但若以当年的德国和日本为例,就此得出结论,认为一个强大的中国必然对美国造成威胁,那就忽视了近四、五十年来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所发生的重大变化。简单说来,一,核武器的出现,使任何国家都没法走当年德国和日本强兵富国、军事扩张的发展道路。二,当德国和日本在兴起的时候,德国或日本同现存强国 英国、法国和美国 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远远没有象今天美中两国之间那样密切。换句话说,如果当年德国和日本的发展,是以其它强国的利益为代价的话,中国今天的发展在总体上是对美国及其它发达国家都有益的。三,信息革命和美中两国之间的文化、教育、科技法律甚至军事情报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大大减少了早年可能引发战争的不稳定因素。四,今天中国在加速现代化的同时,中国内部的政治、法律、经济和社会结构也在发生重大的变化。因此,一个强大的中国,也有可能同时成为一个民主、和平和稳定的中国。

总而言之,我认为美中两个大国,相处不易,分手不成。美国对中国是爱不了,压不住,打不得。美国在感情上爱英国、但很难爱中国,美国在政治上压伊朗,但压不住中国,美国在军事上打伊拉克,但不能打中国。因此,未来的美中关系,只会是冷一阵热一阵,甚至暖流寒潮并行。


作者:美国佛蒙特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