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交往:二十一世纪 中美关系之主线

徐 德 清

(一) 引言

1999年是中美关系起伏最大的一年,其变幻莫测和大起大落,对于如何分析和看待21世纪中美关系的发展提供了相当多的依据和线索。本文通过分析和论证,得出的初步结论是:在21世纪中,一个全面崛起的的中国如何与仍是世界超级强国的美国和平共存,将是21世纪的主旋律之一;美国对华政策的基调仍将是接触与防备结合的平衡战略。中国应该彻底走出近百年来受西方列强侵略和欺辱的“阴影”来处理包括对美国在内的国际关系,美国应该彻底摆脱冷战和强意识形态的“心态”来对待中美关系。合作与竞争并存将是中美关系的主旋律。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是21世纪中美关系的良好选择。

(二) 21世纪中美关系的几个特点

中美关系 将成为影响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的最重要因素

可以比较肯定的是:在21世纪中,美国仍将是一个世界超级强国,其战略目标仍然是继续保持其超级强国地位,在国际事物中起主导或领导作用,并积极推行其“民主和自由”的价值观。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并在国际事物中起重要的作用。中美关系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将在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推动世界的繁荣和发展、环境保护和防止核武器扩散等方面广泛合作。但是,尽管世界经济趋向一体化,并在许多方面呈现大同,中美两国在文化和价值观方面仍将存在较大差异。中国追求统一、稳定和繁荣, 其国家利益并不总是与美国的国家利益相吻合。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两国将在“台湾问题”上有摩擦,甚至冲突。因此,中美两国必将是有交流与合作,也有竞争与摩擦。如果中美两艘巨轮相撞,不但两轮俱伤,对世界的影响也是灾难性的。所以,中美关系不仅影响两国,也直接影响到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目前,中美两国双方的政府和人民都已认识到双边关系对于彼此和世界的重要性,双方在处理两国关系和交往时将更加 谨慎、理性、务实。

中国将保持与美国的非盟友非对抗的友好关系

在21世纪中,中国作为一个政治、经济和文化大国,仍将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中国和任何国家,包括美俄等国都不结盟。中国将致力于发展经济建设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将与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尽管中国的经济和国力都将有明显提高,经济总量居世界前列,但人均量仍将处于世界的中等或中下水平。美国仍将是世界经济的龙头,处于世界经济金字塔的顶端,其产业多为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产业。中美两国的综合国力仍将有相当的差需要美国的资金、技术和消费市场。美国需要中国生产的日用品和工业产品,需要中国的广大的投资和消费市场。两国将成为对方的最大的贸易国。实际上,自一九七九年以来,中国实行对外开放,很大程度上是对美国开放与交流。二十年来,两国关系虽有磨擦、麻烦, 但总 的势头是朝健康的、良好的方向前进。这仍将是21世纪中美关系 的主旋律。

美国仍将坚持对华政策的两面性:接触与防备

目前,美国的国策中有其积极推行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一面,美国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持有“中国威胁论”的观点,这即是美国保守势力顽固的一面,也是美国社会多元化的表现。但是,美国的基本国策仍然是:一个稳定的、繁荣的中国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这是自一九七二年以来美国两党经过反复思考和斗争后的共识,也是尼克松以来美国六任总统对华政策的基本点。尽管在每次总统大选中,在野党总是挑战执政党的“中国政策”,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执政时都实行相似的“中国政策”。这是由美国在对华政策上的国家利益所决定的。 在现实生活中,美国人关注三大国家利益。一是“生死攸关的国家利益”,一旦这一利益受到威胁,美国将作全面和强烈地反应。如六十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和七十年代“前苏联”对美国的直接威胁。在二十一世纪前期,由于中国不谋求霸权,不会主动挑衅美国,中美之间存在这类危机的可能性不大。二是“重大的国家利益”,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利益。由于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将明显增强,在某些方面对于美国及一些中国的邻国看来构成威胁。在这个层次上,中美两国将是合作和竞争并存。三是“一般价值观利益”,目前主要指美国的人权观和美式民主体系,中美仍将存在重大分岐。在这个层次上,中美两国将是竞争大于合作。

基于以上几点,克林顿总统及其政府和美国对华主流智囊经过多年和多方的分析和论证后,提出并实行对华“全面接触”政策,希望在交流和接触中发展美中关系,并把中国引入目前由美国主导的以西方为主的国际体系。目前美国的几位主要的总统候选人也基本上是这类观点。

由于中国目前并没有完全进入目前由美国主导的、以西方为主的国际体系,由于中国还没有实行西方式的民主体制,由于中美两国在意识形态、历史、文化和价值观上仍存在较大的差异,美国对华政策中有极强"防备和“软遏制”的方面。例如主动地、反复地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压力, 加强与日一直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 但在台湾问题上始终采取“平衡”战略,企图使台海两岸长期保持“不战不和、不统不独”的局面,从而保持美国对台海两岸局势的影响。

可以说,美国近几年的对华政策,一直是在接触与防备中摇摆。这仍将是美国在21世纪对华政策的基调。

(三) 中美两国应以正常心态交往

总结二十多年特别是近几年中美交往的经历,可以看到,中美两国应以正常心态交往,两国关系才可能比较顺利地发展。至少可以归结以下几点:两国在交往中不应有太疆的意识形态因素。两国在交往时应理性、坦诚、实事求是,不回避矛盾,即不要为了眼前斗争的需要而刻意夸大矛盾,也不要为了眼前的合作而刻意回避矛盾。两国关系应最小可能地受到本国政治或本国党派斗争的影响。两国高层在任何情况下都应有直接交流和对话的渠道。两国应该有全方位、多层次的交流与合作。

(四) 美国在美中两国交往中应注意的方面

不应有太疆的意识形态因素,应有包 容性

美国在对华政策和交往中,仍有太强的意识形态因素。目前主要表现在强烈地要求中国在短期内接收美国的人权和自由(主要是新闻自由和公开反政府的自由)标准,强烈地要求中国在短期内朝美式民主发展,并常常辅助经济手段来要挟。这对中美关系危害极大。美国在国内政治中有很大的包容性,但在国际政治上却显得相当霸道, 对非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容忍度较低。一些美国政客和民众对中国不了解,对于中国的一些传统和价值观不屑一顾,甚至说三道四, 这很容易刺伤中国人民的自尊心,不利于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

不应受本国政党斗争的影响

由于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与美国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国家,由于美籍华人在美国还处于弱势,中国常常成为美国共和党及民主党之间斗争的工具。例如92”和“核武器偷窃案”,表面上是针对中国,实质上是美国两党斗争尖锐化的表现,是美国右派试图搞倒克林顿,争取在2000年大选中使共和党取胜的手段。这不但会伤害两国的沟通和互信,也会容易使中国政府和人民对美国产生反感。美国仍有一部分持冷战心态的人,希望把中国制造成下一个敌人。这不但毒化了中美交流的友好气氛,而且有可能把中国推到对立面,这是中美之间的最有害的因素。20世纪50年代朝鲜半岛危机中,中国被国际形势所迫,加入抗击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的战争,便是美国民众应该记住的教训。

应从中国的国情、历史和文化的角度看待中国

目前中国在经济和民主政治等方面与先进的西方国家的确存在较大的距离。但美国民众应当充分考虑到中国人口众多,资源相对缺乏这一国情,应看到中国近几十年,特别是近二十年来在政治、经济、民主、法制和民众自由等方面的进步,应考虑到中华民族五千年来所形成的特有的文化和价值观 。

在台湾问题上应更加敏感

可以比较肯定的是,台湾问题是中美两国在21世纪中最有可能发生摩擦、甚至冲突的一个问题。随着香港和澳门的顺利回归,中国已将和平统一台湾作为21世纪的头等大事之一。中华民族经过五千年的风风雨雨形成了追求统一的特殊文化。为了祖国统一这一神圣的事业,在中国的领土主权受到威胁的严重关头,中国方面将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这是中国人民的特殊的价值观 。美国方面应充分了解中国人民的这种情感,理解中国人民所持的立场。美国政府除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外,应该促进台海两岸朝着和平统一的方向发展。这对中美关系将产生积极和正面的影响。目前,美国应明确告诉台湾方面,美国不会为“台独”而出兵。即使台湾出现最严重的事态,包括搞所谓“公投”和大多数民意支持“台独”,也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不卷入任何危及中美关系的军事冲突。这将有助于遏制“台独”势力的发展。

(五) 中国在中美两国交往中应注意的方面

中国应该彻底走出近百年来受西方列强侵略和欺辱的“阴影

随着香港和澳门的顺利回归,中国已彻底告别受西方列强侵略和欺辱的历史,并真正成为世界的强国之一。中国在处理与西方强国,包括与美国的关系中,不应有太强的“民族主义”的情绪。1999年5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后,中国各地所爆发的大规模的、强烈的“反美”游行和集会,就有较强 的“民族主义”的情绪。

对两国关系的本质应有客观 认识,对美国的期待要更现实

由于两国的特点,由于世界趋于经济一体化,两国必将有全方位的来往,中美关系不可能坏到哪里。但由于国家关系的根本维护各自国家的利益,加上意识形态、历史和文化差异,中美两国不可能发展到“英美”或“美日”这样的盟友关系。对中国来说,比较长久和稳定的关系应是一种正常往来的关系,正如中国古训所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有些中国人希望中国与美国形成一种特殊的亲密关系,这是极其不现实的。在美国国内,美国人崇尚“个人至上”“现实主义”。在国际上,美国坚持“美国利益第一”。即使在所谓特殊的“英美关系”和“日美关系”中,也是以美国为主。美国绝对不会把他国的利益或其他地区人民的利益摆在美国利益之上。正如中国伟人邓小平先生所言: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那里去,坏也坏 不到 那里去。

客观 对待与美国的合作和竞争

合作与竞争,是正常交往的两个方面。合作时,应互惠互利。竞争时,“水来土淹,兵来将挡”。不要在合作顺利时,便有超越现实的期待,而在竞争时,又刻意夸大矛盾和敌意。

要分清美国对华政策的主流和支流

由于美国是个民主国家,由于美国有较大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美国的对华政策不可 能只有一种声音。美国的国会和新闻媒介在对华政策上有相当的影响,美国的任何国会议员和州长市长都可以发表自己对于中国的看法,但美国对华政策的主体仍是白宫和国务院 。

要分清美国的两党斗争和国际关系

最近的“政治献金案”和“核武器偷窃案”,是针对中国,也是美国两党斗争尖锐化的表现,是美国右派搞倒克林顿,争取在明年大选中使共和党取胜的手段。不幸的是,中国成了美国两党斗争的替罪羊。目前“献金案”已进入尾声,“间谍案”过一段也会消失的。

增加对美国的了解,全方位、多层次地与美国各界交流与合作

中国方面目前对于美国的国内政治、经济运作还欠深入的了解,应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事实上,美国社会有很大的包容性与多元性。广大的美国人民是友好的、善良的,是愿意看到美中友好的,是相信美中友好对于符合美国的利益。中国应利用各种渠道与美国人民交流和沟通,使美国人民了解和理解中国。

(六) 结语

在21世纪中,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将使世界各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美两个世界性的大国,对于世界的稳定和发展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相信两国的政治家和民众能够在20世纪的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在21世纪中创造出中国、美国和世界三嬴的局面。


作者: 耶鲁大学 电机系 兼职研究员,博士


《 美中社会和文化 》 第3卷第1期(总第4期)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