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来所见哈佛燕京图书馆藏稀见文献资料述略

杨光辉*

A Year's Worth of Rare Materials Seen in the Harvard-Yenching Library

Yang Guanghui

Fudan University Library

 Abstract This paper introduces and discusses ten groups of rare and unusual materials in the Harvard-Yenching Library newly catalogued or re-catalogued from October 2003 to September, 2004: 1. Juan forty-one of the Tangut translation of the Garland Sutra; 2. Two manuscript volumes of writings by Zhu Shunshui; 3. Two prefaces written by Lin Zexu; 4. Professor Patrick Hanan's personal collection of baojuan and novels; 5. Special collection of missionary and Christian literature; 6. Special collection of catalogues and records of book dealers in the Republican Era; 7. The archives of the American Branch of the Science Society of China; 8. Red Army documents and related materials from the Long March and wartime period; 9. Manuscripts by several Taiwan authors; and 10. Chen Xujing and his manuscript "A View of American Culture." These materials, formerly largely uncatalogued, are now for the first time readily available for use by scholars.

【提要】本文介绍和讨论了200310月至20049月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新编目录的十组极不寻常文献资料:1、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残卷);2、朱舜水遗墨(真迹);3、林则徐佚文(辑佚);4、关于韩南教授所藏小说、宝卷(个人藏书);5、有关基督教文献(专科藏书);6、民国时期旧书销售目录(专门目录);7、中国科学社北美分社档案资料(社团档案);8、红军及其相关资料(战时文献);9、台湾作家手稿(手稿);10、陈序经与《美国文化观》(遗稿)。这些文献资料,以前绝大多数未经编目,现在才第一次真正为学者所利用。

 

 

 

200310月至20049月,本人在哈佛大学燕京燕京学社作访问学者(后改博士后)一年,主要从事燕京图书馆馆藏未编文献的编目工作。期间经眼文献包括:从地下室(basement)到保险箱(safe),从敦煌写经(《金刚般若密经》残片)到现代新善本(郭沫若签名本等),从明清传统书画到现代作家手稿,从尼泊尔花体梵文到纳西东巴文,从“红军长征记”“日军暴行录”,从晚清报刊到文革宣传画,从韩南教授的小说、宝卷到基督教会的专藏文献,从地签纸币到遗嘱讣告,从印刷雕板(有朝鲜《竹泉集》雕版及汉文、蒙古文、梵文雕版)到宗教牌符(景教铜质信符),从大学聘书(北京大学校长胡适聘包尔格先生)到个人护照,量逾千件,绝大多数未经编目,一般读者也无缘接触,现择其要,作简要介绍,以就教于学界。

 

一、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

 

此《大方广佛华严经》为残卷,据燕京图书馆马小鹤先生解读,属第四十一卷。存15页,每半叶六行十七字,高三十三厘米。经折装。(哈佛燕京图书馆索书号:T1820/4002[in safe],藏于保险柜)

西夏是中国宋、元时期西北地区的封建王朝,自称大夏国(1038-1227),首都兴庆府(今银川市),主要为党项族。西夏初期,即创制记录党项族语言的文字,时称“蕃文”,后世称“西夏文”。西夏文随西夏亡国而日渐消亡,成为“死文字”

近代西夏文献研究始于上世纪初。1909年,俄国人科兹洛夫受沙皇派遣,到中国黑水城遗址(今属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盗掘,获得西夏文刊本和写本8000余种,另有大量汉、藏、回鹘、蒙古、波斯文等经卷、书籍,以及陶器、铁器、织品、雕塑品和绘画等珍贵文物。科兹洛夫以40头骆驼,将这批研究西夏、元朝史的“无价之宝”,盗运至圣彼得堡。公开展出后,震惊世人,从而意外地揭开现代西夏研究的序幕。此批文献现由上海古籍出版社以《俄藏黑水城文献》之名陆续出版。

1914年,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闻名来到黑水城,在城墙西北角尖塔内,盗掘出大量西夏文献。此后,英国人奥莱罗、美国人华尔纳、瑞典人斯文海定等“探险家”,争先恐后来到黑水城,将大批价值连城的西夏文书籍、手稿、经卷及佛像画等席卷而去。现知《英藏黑水城文献》达4000多件,藏英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收藏西夏文献已是1917年,在宁夏灵武县修城时,出土两箱西夏文文献,辗转传藏,1929年大部分归北平图书馆(今中国国家图书馆),计百余册(少部分现藏于甘肃、宁夏,一部分则流落日本)。30年代,经周叔迦先生整理,编成《馆藏西夏文经典目录》。

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国家图书馆藏亦有收藏。据史金波先生统计,尚存卷11-1214-1621-2327-353739-464851545759-7579-80,其中卷333545666769-7180有复本,共58卷。史先生考证国图所藏几十卷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都是活字印本。但是,普林斯顿大学中文善本书国际联合编目中心主任瑞典裔中国古籍版本专家艾思仁(Soren)先生认为,那些所谓的“活字本”可能是套印本。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十一,北图除藏有“活字本”外,尚有民国时期石印本,真伪较为复杂。据艾思仁先生告知,此卷民国时期有两种石印本,他收藏其中之一,以哈佛藏本书影与之比对,两者不同,不知与另一石印本是否相同?哈佛燕京图书馆的沈津先生认为燕京藏残卷系“旧物”,不可能是民国时期石印本。今年四月,我去普林斯顿葛斯德东方图书馆查核该馆所藏《大方广佛华严经》(活字本),两者版刻风格相差甚大,并非同版。叶恭绰先生《历代藏经考略》所收“河西字大藏经”书影,亦与哈佛藏本不同。

现暂定哈佛藏本为元代刻本,可能为西夏文大藏经零种。西夏文大藏经系从汉文大藏经转译,宋景祐元年(1034),《开宝藏》传入西夏,赵元昊召集回鹘僧人,以西夏文翻译。历经53年,完成362帙,812部,3579卷。元代曾两度刊刻,一为元世祖至元31年(1294)杭州大万寿寺刻本,一为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松江僧录管主八。

需要指出的是,燕京藏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得自哈佛大学原东亚系主任克利夫(Francis W.Cleaves)教授。克利夫教授(1911-1995)系著名蒙古史研究专家,曾翻译《蒙古秘史》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Mongols),是美国汉、蒙研究的奠基者。克利夫教授生于波士顿,早期受燕京学社资助,赴中国学习汉语及蒙古文。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中国北方接收日军被迫放弃的文献,携回哈佛大学,并在哈佛任教。此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即由克利夫教授所获,一直藏于燕京图书馆保险柜。

西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作为“残卷文献”——不完整文献,依旧具有较大价值,象甲骨文残片,青铜器金文,战国竹简,秦汉帛书,六朝抄本,敦煌写经,宋元残本,《永乐大典》零册等,都是残缺文献,因流传稀少,俱为珍贵文物。随着印刷术普及,文献保存容易后,“残本”逐渐失去意义。尤其是全本尚存不少的情况下,零种、残本没有多大价值。因而,怎样断定残缺文献的价值,对于文献收藏者来说,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参考文献】

1、王国维《元刊本西夏文华严经残卷跋》,《观堂集林》卷二十一

2、史金波,雅森·吾守尔撰.中国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和早期传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10

4Martin HeijdraCao ShuwenThe World’s Earliest Extant Book Printed from Wooden Movable Type? Chuan Sevent-seven of the Tangut Translation of the Garlandsutra.The Gest Library Journal.Vol.VNo.1Spring 1992

5、(俄)捷连提耶夫·卡坦斯基著,王克孝、景永时译.西夏书籍业,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

 

二、朱舜水遗墨

 

朱舜水(1600-1682),名之瑜,字鲁玙,浙江余姚县人,明万历二十八年生,清康熙二十一年卒,学者称“舜水先生”。梁启超《朱舜水先生年谱》载:“先生在江户时,源光国敬礼之,不敢称其字,欲得一庵、斋之号称之。先生答言无有,三次致言,乃曰:‘舜水者,敝邑水名也,古人多有以本乡山水为号者。’舜水之称如此。”其祖上与明太祖朱元璋为族兄弟。“入国初,先祖于皇帝族属为兄,雅不欲以天潢为累,物色累征,坚卧不赴,遂更姓为‘’。故生则为诸,及袱主入庙,题姓为朱。仆生之年,始复今姓。”曾祖名诏,号守愚。祖父名孔孟,号惠翁,一生三让皇恩不受。父亲名正,号定寰,皇明诏赠光禄大夫,上柱国,并授总督漕运军门,未任。母亲金氏,生三子:长兄启明,一名之琦;次兄重林,一名之瑾;他排行第三。父亲在他九岁时便去世了。舜水自幼过着清贫的生活。他在《给诸孙男书》云:“汝曾祖清风两袖,所遗者四海空囊。我自幼食贫,虀盐疏布。”朱舜水对日本儒学文化具有重大的影响,至今在日本有许多纪念碑。燕京馆藏有他的手书两通,现作一简要介绍。

 

1、致野道设手札(哈佛燕京图书馆索书号:T6167/2921.1[in safe]

1幅,日本卷轴装。

野道设(1638-1696),即人见懋斋,原名传,号竹墩,京师人。先从林春斋学,后从朱舜水学。彰考馆第一任修史总裁。著有《春秋备考》等。朱舜水致野道设手札云:

道设野太爷 翰史:

彦六事,俟闻之上公,伏听裁夺。

辱爱 白冈崎、藤田两执政,深荷玉成之雅,未知此子意向何如耳?诸容面谈,不一不一。

暇时即恳台兄代为宾白。仲春十一日,之瑜顿首。

《朱舜水集》卷八收与野传(道设)书四十四首,答野传(道设)书十一首,此首未收。徐兴庆《朱舜水集补遗》(台湾学生书局,民国八十一年五月初版)亦未收。

朱舜水十二世孙朱力行编《朱舜水的一生》收录此札,云“在《弘文庄待贾书目》的三四号,即昭和三十四年(1959)七月,有致‘道设野太爷书’。……该书真品现被反町茂雄私人珍藏。被列为‘朱舜水自笔尺牍’”(见图二十三)。现藏燕京图书馆。

 

2[朱舜水先生尺牍](哈佛燕京图书馆索书号:T6167/2921[in safe]

一卷,日本卷轴装。

尺牍分:题孔子像赞、孔子兼四配赞、诸葛忠武侯赞(部分)、太师徽国朱文公像赞、答安东省庵书论文丞相、莲勺叙等六部分,部分文集未见,即使已收入文集,亦存在异文,亦可作校勘之用,试分别予以介绍。

 

1)题孔子像赞(《朱舜水集》卷十九,页558收,题作《孔子赞三首》之三):

三王毕,素王出。亘万古,教惟一。文彬彬,剂(《朱舜水集》本作“”)忠贤。上律下袭,宪章祖述。滔滔已知皆是,何乃栖栖(集本作“周流”)无失。举世虽莫宗予,宁敢自遑暇逸。浮海藉(集本作“”)乘桴,居彝且以永日。疑为天下之清,终是声名洋溢。

 

2)孔子兼四配赞(集本题作“圣像合图四配赞”

孔子集百王之大成,道则高矣,美矣,然其道可能乎?不可能乎(集本页561无此四字,导致语句不通)?不可能也,则及门不宜有颜、曾,而私淑不宜有孟氏(集本无“”字)子舆。如其(集本无“”字)可能也,则至亲莫如父子,何以不传之伯鱼,而子思乃(集本作“”字)复于曾氏得其宗?可见好学与不好学,存乎其人矣,非天之所得而私之也,而(集本无“”字)非父与师(集本下有“”字)所得而私之也,

 

3)诸葛忠武侯赞

其一(《朱舜水集》卷十九,页565-566收,题作《诸葛武侯像赞三首》之三):

先生禀至诚之全资,立人臣之极则,而陈寿鲰儒小生,不能敷扬其致君定国、垂世立教之囗(此字不清,集本已省)美,反旁搜他事以神其说。又恣意讥评,曰:“将略非其所长。”而后之浅昧不经者,盖张大其神奇诡怪之术,而先生益晦矣。出处之正,见于先生之行事;忠君忧国之诚,见于先生之二表与下教。即如李严、廖立,终身放废而不怨,反至哀恸摧绝,非至公无私,而能至于此哉!

 

其二(《朱舜水集》卷十九,页565-6收,题作《诸葛武侯像赞三首》之二):

先生以帝师之才而小用之,时也。志不与魏,意不在吴,则跨有荆、益而止耳。鞠躬尽瘁,成败则听之天;集思广益,责难则求之友。中庸也,非神奇也。“伯仲之间见伊、吕,指麾若定失萧、曹”,知言哉。

 

4)太师徽国朱文公像赞

先生通籍五十载,立朝仅四十日,世不容先生乎?先生自不为世所容也!疏纠唐仲友,六上而不已。排内侍甘升,忤德寿而罔恤,先生能容于世否?今不写其燕居野服之容,而图其垂绅端笏之像,有以夫。呜呼,当年不能究其用,累世而后殚其蕴,既南宋之不能少明其学,或东国之能大行其道,非然者,胡为乎来哉,胡为乎来哉。

 

朱文公赞二

正心诚意之学,敷为平治之规,岂徒托诸空言哉。下社念之,法繇救荒之劳,是委吏乘田而既救矣,乃犹终身放弃乎?虽然,王子明负美珠之颣,寇莱公抱天书之惭,直其躬而能行其道,自韩魏公而下无几人,又何疑于夫子?独是穷理反躬,足音空谷,峨冠广袖,威仪骇观,为王淮、陈贾之所讥,佗胄、阉竖之所侮,宵小固然,何怪乎!

 

5)、答安东省庵书论文丞相(戊戌冬十一月寓福建思明州答)(《朱舜水集》卷七,页169-172收,题作“答安东守约书三十首之一”

细阅诸作,志大而任重,忧深而虑远。尚论古人,卓有独见。退自儆策,刻不容弛。诗序隽雅警拔,时时不失本初,饶有风人之致,然品骘不无太过太刻之弊。

文文山捐躯为国,万折不磨(集本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肖亦亟称其忠。至于天下万世之称其忠者,虽由其死节安详,亦由《正气》之歌,《伶仃洋》诸诗及《告墓》之文耳。乃若称之为“”,则过矣。身为总帅,未建尺寸之功,北归而误中虏计,几为李督府捕斩;岭表再俘,过庐陵而复食,致王炎午有《生祭》之文,刘尧举有“谁向西山饭伯夷”之句,何忍冒蓬生麻中之嫌乎?事已无可如何,乃思黄冠归故乡。何处是其乡邦?何途是其归路?他若“道生”“佛生”以名其子,甚非大儒所宜。故略其小疵,取其大节可也。犹未若张世杰者,一主死,复立一主,匪躬不懈,枹皷不衰。其弟张弘范为虏大将,战必胜,攻必取,号令迅风雷,指麾摇山岳。间谍日至,游说万端。凡人至此,岂不动情?宋必不可为,蒙古必不可灭,岂不熟揣?富贵与穷蹙相形,猖獗与溃败相逼,而且辕门相向,而且铙角箫鼓日夕相闻,自非铁石为肝,未有不移。而且麾下吏士,孰不畏丧(集本作“”)亡,乐富贵,谁肯委肉以当饿虎之溪,日夜裹疮(集本作“”)力战哉?此必有大过人者。卒之,国亡与亡,终不失臣子之谊,终不使人纤毫疑贰,精忠贯日,岂不诚大丈夫哉?

 

6)、莲勺叙(集本未收) 壬寅春僦居磨屋町,处非其地,因颜其居曰“莲勺”

夫莲,华而不繁,香而不郁,清而不癯,矜而不争,群而不党。人不堪其穷,己不改其乐,故茂叔爱之。君子非无松柏之姿,经霜弥茂,非以入于群芳之中,乔然而高,挺然而劲,孤特而寡俦,故不若和而不同,周而不比,廉而不刿,尤居身之所珍也。

岁次癸卯(1663,康熙2年)长至日书于长崎/明舜水朱之瑜。

 

此长卷末有“溶霜斋”篆文朱长方印。

作为名人手迹,鉴定真伪最重要,否则以假乱真,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对于朱舜水手迹,沈津先生和本人专门复印舜水其它相对可靠的真迹材料,进行笔迹比较,最后定为手迹。

 

三、林则徐佚文

 

林则徐(1785-1850),字符抚,又字少穆、石麟,晚号俟村老人、俟村退叟,侯官县(今福州市)人,清嘉庆十六年(1811)进士,授编修,历任江西、云南乡试考官,江南道监察御史,浙江杭嘉湖道,江苏和陕西等省按察使,湖北、湖南、河南等省布政使。道光十一年(1831),为东河河道总督,主持修浚黄河、运河等工程。十九年(1839),为钦差大臣,抵广东查禁鸦片。林则徐在广东宣誓:“若鸦片一日不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将英商义律等所缴鸦片2万多箱,于虎门海滩当众销毁。道光三十年(1850),病逝。咸丰元年(1851),赐祭葬,谥号“文忠”,晋赠太子太傅。

林则徐全集编辑委员会编的《林则徐全集》(海峡文艺出版社,福州,200210月第1版)收录林氏一生著作,分奏折、文录、诗词、信札、日记、译编,共六卷十册,约三百七十万字。是目前最全的林则徐作品集。本人编目时,发现两篇林氏序作,全集未收,现披露如下,或对林氏研究有所助益。

 

1、《试篆存稿》序(哈佛燕京图书馆索书号:T6417/4832

《试篆存稿》,一名《试篆印存》,八卷,清黄鹓撰,清道光二十七年黄氏求是斋钤印本。哈佛燕京图书馆19593月入藏。黄鹓,字朗村,福建闽县人。父黄余亭,父子皆与林则徐相交,《试篆存稿》由“朗村邮书寄滇”,请林则徐作序。序云:

老友黄余亭,嗜古钟鼎文字,覃心篆刻,著有《印约》一编,于篆法、刀法所辨析者甚勤。令嗣朗村,复能世其家学,若元晖之于阿章。予前后治河,贤乔梓皆与同事。至今斋头小印,成于朗村者为多焉。予自塞外归来,余亭既邈若山河,朗村亦奉讳旋里。枌榆南望,正切怀思。迨丁未(道光27年,1847)冬,朗村邮书寄滇,以所著《试篆印存》属序,乃知弓裘之寄,所懃懃于是者,至今犹弗辍焉。余于六书之学无所窥,何敢以序自任,第阅朗村自叙之文,既嘉其能读父书,且于先泽所贻,复能编集散亡,以保守于弗坠,至于校量物性,穷究印材,于凡可以奏刀者,无不历试而求其合,是尤广前志所未逮者,九京可作,吾知其首肯而心慰也。雕虫篆刻,或非古人所重,而举是义以相质,庶几附于大雅之林矣。是为书。

时道光戊申(道光28年,1848)初夏,滇黔节使林则徐。

书后刻有“林印/则徐”“少穆”两方木印。

林则徐丁未(1847)三月起任云贵总督,至己酉(1849)八月离任。戊申(1848)初夏林氏正任职云贵总督,故自称“滇黔节使”。此书另有一序,系陕西巡抚杨以增所作,时间为戊申(1848)夏。其间林则徐与杨以增亦有交往(参林则徐致杨以增信,原件藏山东省图书馆)。大概来先生无缘见《试篆印存》一书,故年谱中未提及,《林则徐全集》亦未收此文。从年谱可知,是年(戊申,1848)文空缺(前年有《称谓录》序,后年有《制义丛话》后序等),此文可补林氏该年著作之阙。

 

2、《竹波轩梅册》序

《竹波轩梅册》,又名《后梅花喜神谱》,清·郑淳撰(哈佛燕京索书号:6178/8234),二册。清道光间刻本。

郑淳,号箫卿、小樵、四明山民,浙江镇海人,嘉道间著名画家,尤其擅长画梅花。前有阮元序、次道光戊戌[1838]汤金钊序,再此即林则徐序。序云:

百卉惟梅为最清,宜于山林之士,而其开独先,不与群芳凡艳为俦侣,以故诗人尤爱之。然自古鲜有画之者。潜溪谓,五代滕胜华始写“梅花白鹅图”,宋赵士雷继之,作“梅汀落雁图”。嗣后邱庆余、徐熙之流并傅五采,仲仁师于起衡之花光山,怒而扫去之,以浓墨点滴成墨花,加以枝柯,俨如疏影横斜于明月之下。杨补之又以水墨涂绢出白葩,精神雅逸,而梅花至是益飘然不群矣。

为之谱者,宋伯仁有《梅花喜神谱》二卷,自甲坼以至就实各图,其形各肖其名,系以五言断句。其自称,每至花时,徘徊竹篱茅屋间,满肝清霜,满肩寒月,谛玩梅之低昂俯仰、分合卷舒,以入于画。洵可谓传梅之神矣。

小樵以谷口之神仙,联孤山之眷属,抽毫染翰,结此清缘。尝得杨逃禅“墨梅”长卷,日夕抚摹,曲尽其妙。其品当超花乳山人、花之寺僧而过之。爰登之木,遍征海内名人题咏,而属余为之叙。余方以簿书鞅掌,尘俗填胸,而东阁花开,烛残梦觉,时一披览,不觉此身在罗浮村里,乌帽黄尘,殊有愧色矣。遂书之以弁其简端。三山林则徐序。

书后刻有“林印/则徐”“少穆”两方木印。

序系写刻上版,书学欧体,尚存林氏笔意。此文估计写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时林则徐因鸦片战争失败,调任浙江时所作,时间在四月至六月(参来新夏《林则徐年谱新编》页486-495)。

辑佚工作是查漏补缺,与图书馆工作性质比较接近,“查核馆藏,补充缺藏”。以上林氏两文,在编目中碰到(前者是沈津先生提醒,谨表谢意),通过对《林则徐全集》、《林则徐年谱》的考查,确定没有收录,可补林氏著作之阙。

 

四、关于韩南教授所藏小说、宝卷(Hanan Collection

 

韩南教授专藏总计312963册,其中小说169种,宝卷75种,鼓词38种。关于韩南教授生平及其小说宝卷情况,燕京图书馆善本部沈津先生的《韩南教授及其所藏清末民初小说宝卷》已作介绍,兹不多赘。本文从出版史角度对韩南教授的专藏作些统计分析,并介绍国民图书出版社版《北平俗曲百种摘韵》一书。

韩南先生所赠312种线装书中,含明刻本2种(残本,皆万历刻本),清代版本93种(含康熙刻本、乾隆刻本各一种),民国版本174种,清末民国间印本32种,台北铅印本5种(1937年,昭和11年),和刻本(日本刻本)5种,朝鲜刻本1种(汉城普文社铅印本《南明纲目》5卷,1907年后)。其中197种为石印本,占63%;59种铅印本,占19%,刻本46种,占15%。(见表一)

表一

版刻时代

版本数

附注

明刻本

2

万历刻本

清版本

93

其中光绪本68种,康熙刻本、乾隆刻本各一种

清末民国间本

32

 

民国本(含台北印本)

179

其中台北印本5

和刻本

5

 

朝鲜本

1

 

 

据韩南教授介绍,五十年代,作为新西兰籍英国伦敦大学留学生,正从事中国明代著名小说《金瓶梅》研究,并幸运地获得赴北京留学的机会。在北京留学其间,他十分注重购买图书资料。当初之所以购书上述各书,主因是:担心回新西兰后没有研究资料。因而在北京图书馆看书期间,利用午休时间,乘机逛东安市场(当年主要购书地点,其它尚有东福寺等),购买感兴趣的小说、宝卷,这些资料大都是当时不受重视的“地摊”文献。而且,中国政府当时禁止清光绪以前的古籍版本携带出国,因而他主要购买光绪以后的本子。作为留学生,亦没有很多钱买珍本秘籍,因而所购以晚清民国版本为主。那些光绪以前的本子主要在六十年代从日本购得。

从版本类型看,有刻本、铅印本、石印本、影印本、抄本、活字本等,列表如下:

表二

版本类型

种类

百分比

刻本

46

15%

铅印本

59

19%

石印本

197

63%

影印本

3

1%

抄本

1

0.3%

活字本

1

0.3%

其它

4

1.3%

从表二可以看出,光绪以后,传统的木版刻印业日趋衰落,在所收专藏中只占15%,随着近代西方印刷技术的传入,石印、铅印逐步成为主要的印刷手段,尤其是石印技术的运用更加普及,通俗读物大量使用石印方法印制,占所收专藏的63%,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晚清印刷技术的革新情况。

现主要介绍《北平俗曲百种摘韵》一书。

《北平俗曲百种摘韵》,罗常培著,国民图书出版社民国三十一年[1942]一月初版,80页。

罗常培(1899-1958),字莘田,号恬庵。笔名贾尹耕,斋名未济斋。满族。北京人。语言学家、语言教育家。北京大学毕业,历任西北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北京大学教授,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所长。1949年后,筹建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任第一任所长。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罗常培在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方言调查、音韵学研究多各方面作进行开拓性工作。

此书目录前印:敬以此书纪念/亡友刘半农先生/著者。

目录分:舒(老舍)序,一、引言,二、十三辙的沿革,三、北平俗曲百种提要,四、从北平俗曲百种的押韵法,五、十三辙字汇。

卷末题:中华民国二十七年[1938]十一月三日脱稿于昆明柿花阁,三十年[1941]四月重订于青园。

版权页题:

总经售:中国文化服务社。

总社:重庆磁器街四十七号。

分支社:全国各县市及南洋等地。

国民图书出版社,又称国民出版社,创刊于19407月,公私集股,负责人胡健中,主编赵建新,直属国民党中宣部。出书约百余种,出版刊物2种,浙江、江西设立分支机构。

老舍序指出:

这部小书可以算作罗莘田先生的“通俗”著作,因为:一,从材料上说,这里的材料都是从北方民间“俗曲”百种中摘提出来的;二,从旨趣上说,罗先生以前的许多著作,都是音韵学上的专门研究,而此书虽然还是以学术研究为出发点,可是它可以直接应用到通俗文艺的写作上去。所以,我说,它可以算作“通俗”著作。…… 老舍。卅,九一,昆明龙泉镇宝台山。

 

封底有佚名朱笔题:中华民国三十四年[1945]十月二十日购自万州。中国书店标价签:册数1,定价1.00。封面墨印:P.D.HANAN1998年,哈佛大学Hanan(韩南)教授将书赠与哈佛燕京图书馆。

此书以灰色草纸印成(为何发明造纸、印刷术的中国,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却出版那么粗糙的印刷品?战争带给中国社会深重灾难可见一斑),同时出版的尚有朱自清《经典常谈》(19428月)等(见龚明德《写于成都的〈经典常谈〉》,《博鉴群书》20008月),看出当时知识精英以及文化出版机构的挣扎与不屈。

尽管该书外形略显粗糙,如果结合当时的历史情况,则此种文献显得非常珍贵。抗战国难,文明之延续,需要特别的勇气。就如老舍在该书叙中提到:“抗战以来,文艺写家和有志于文艺习作的,鉴于文艺之须入伍下乡,颇注意于固有的民间文艺作品,而加以研究。同时,在作品上,有的以旧瓶新酒的方法,改造旧有的民间戏剧诗歌,有的取精去粕的另制新瓶新酒,供给军民以可以接受的读物。方法虽殊,而求作品之通俗,期使新文艺深入民间,则一也。”从中可以看到,战时知识分子努力从事启蒙工作,希望开启民智,富国强兵,因而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正如John Israel在论述西南联大时所说:“19381946年,北大、清华和南开在昆明组成战时联合大学。联大象征著中国学院知识分子的决心:保护中国珍贵的学术资源免受战争破坏、保持自由教育之明灯在日本侵略的黑暗岁月里燃烧不息、为战后的领导阶层培养后进。”(《联大模式对公共知识分子的影响——The Lianda Model for Public Intellectuals》)(郭晓东译,见《二十一世纪》,200310月号,页44-52

因而,这种独特的出版物,可以作为特定时代中国文化延绵不绝的见证。而且,从1938年作者在昆明完稿,到1941年重订,1942年于重庆出版,三年后售于万州,1950年代被来自新西兰的英国伦敦大学留学生韩南购得,1998年收藏到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从图书流通史来看,该书亦值得研究。

韩南教授作为杰出的学者,其专藏无疑具有较高学术价值。此批文献的加盟,使哈佛燕京图书馆的小说、宝卷的收藏形成一定规模,尤其是后者,更是形成特色专藏。在中国古籍线装书资源日益枯竭的情况下,学者捐赠成为重要的文献来源,值得充分重视。

 

参考资料

1、李世瑜.宝卷综录,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编辑。北京:中华书局,1961.(哈佛燕京索书号:5726/4441

2、车锡伦.中国宝卷总目.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哈佛燕京索书号:Ref(C)PL2368.P36C5422000x]

3、车锡伦.中国宝卷研究论集。台北市:学海出版社初版,民国86[1997][哈佛燕京索书号:(C)PL2368.P36C541997x]

4、曾子良.宝卷之硏究,民国64[1975]国立政治大学.[哈佛燕京索书号:5725/8613]

5、宝卷(初集).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哈佛燕京索书号:(C)PL2579.P28P361994xv.32]

 

五、有关基督教文献

 

此批文献共有133种中文,24种日文,20多种其它语种(西文、阿拉伯文等),本人负责中文全部以及日文的部分编目工作,现对其作简单介绍。

所收基督教文献主要为宣扬基督教教义以及圣经、赞美诗、圣经故事等与宗教直接相关的宗教读物,如彭锦章著《基督徒宗教生活小丛书》五卷(1950年北京灯市口公理会铅印本)、临清基督教公理会编《临清基督教公理会五十周年纪念小史》一卷(民国25[1936]临清汶卫印刷公司铅印本)等,其它主要是关于医疗教育等慈善事业的,前者有卫氏博济医院编纂《山东德县卫氏博济医院报告书》一卷(民国19[1930]德县卫氏博济医院石印本)、《保福山圣敎医馆略述十八编》一卷(1893福州美华书局铅印本、秀耀春著《救人良方》一卷(1891上海美华书馆铅印本)等。后者有北平育英中学校编《北平育英中学校一九三四年度周年概况》一卷(民国23[1934]北平育英中学校油印本)、《私立铭义中学校概览》(《山西铭义中学校一览》,民国二十六年(1937)铅印本)、《葆灵女书院章程》(1908年南昌葆灵女书院铅印本)。其它尚有试图融合基督教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鸿沟的书籍。现对基督教书价及有关教育、文化的文献作简要介绍。

(一)基督教读物书价——18厘一册之《喻道传》与1000金币一册之《新约全书》

《喻道传》一卷,丁韪良(1827-1916Martin William Alexander Parsons)著。上海美华书馆1869年铅印本。1 册。

是书 扉页上题:是道则进,非道则退。右题:耶苏降世一千八百六十九年。左题:上海美华书馆重刊。下题:100 copies $1.80(善书,发送)。

 100 copies $1.80(善书,发送)即100册1.8元,每册1分八厘。此类善书主要为宣扬教义,因而相当便宜,以便普及。而另一种则价格高昂,以示珍贵,如1894年出版的号称“君王版”的《新约全书》,其标价为1000金币。

君王版《新约全书》,光绪二十年(1894上海美华书馆铅印本。该书为慈禧太后当年60岁生日时,一些基督教女信徒为普及圣经而送。考虑到慈禧年纪太大,该书特地放大字体,封面镶上铜面金字体,又称“君王版”《圣经》。

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有一部,系大美圣书公会托印本封面自右到左题:大清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大美圣书公会托印/新约全书/西厯一千八百九十四年/上海美华书馆活板。下端有 “IMPERIAL EDITON: Printed from the same type as the Presentation Copy to the Empress-Dowager”

据燕京图书馆藏本注,该书原来有手工做成的套红木的银盒子(embossed silver carket in the whole inclosed in a silk flush lined box of teak wood handsomely carved),价格为1000金币(1000 gold in 1894)。

耶鲁大学东亚图书馆亦藏一部,与燕京图书馆不同之处在于,该书系大英圣书公会托印。耶鲁藏本燕京藏本属同版,应是美华书馆与英华书馆联合印制。

君王版《新约全书》中国大陆现存三部,2003年曾于香港拍卖一部,标价3万港元,后以85万元成交,所得善款捐给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用作研究对抗沙士(SARS)的经费(参见2003727日《文汇报》)。沈津先生认为该书燕京图书馆藏单价最高之书。

(二)关于学校教育——李佳白《创设学校议》与《私立福建协和大学一览》

1、李佳白《创设学校议》一卷,1895年尚贤会刻本。

书分四端(部分),分别论学校之大致(旨)、各种之学问、各等学问之章法及考取各等之学问。

论学校之大致云:中国之学问,专在书籍。虽四书五经以及子史等类,亦足增人之记性,开人之心思,而要不能长人之见识,周知天下之事而遍格万物之理,是徒有学问之虚名,而无学问之实用。

第二端论各种之学问,谈论事与理。

第三端论各等学问之章法,分别论述蒙学、中学与大学。

第四端论考取各等之学问。

书中批判中国学问“专在书籍”“徒有虚名”而缺少“实用”,实在切中要害,值得深思。当时西学东渐,人们对传统中国学问、教学体制提出批判,《创设学校议》正反映此种思潮,因而,从教育史角度看,亦值得关注。

2、《私立福建协和大学一览(民国十七年至十八年)》(1929年铅印本)

私立福建协和大学(后并入福建师范大学),民国五年(1916)由基督教青年会创立,民国七年(1918)纽约州立大学院即承认其学历,至民国十八年(1929),林景润任校长。

林景润(1897-1946),字琴雨,福建莆田人,福建协和大学政治系毕业, 先后留学阿柏林大学(芝加哥大学硕士)、哈佛大学(硕士)、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耶鲁大学(研究生)。后又赴美国哈佛大学攻读教学法行政学,被该校授予荣誉博士。1928年出任福建协和大学校长。1946年病故于美国。

书中所录,当时全校教职工37名,其中17名为外籍教授(美国15名,英国2名),10名留学生,在国内接受教育的10位,其中8位毕业于国内教会学校——3位福建协和毕业生,其它2位来自江苏师范学院(教授中国史),福建国学教习所(教诗学与小说)。民国十六年起,国民政府收回教育权,私立福建协和大学向国民政府立案。

表三

教师来源

数量

比例

备注

中国留学生

10

27%

 

中国教会学校

8

22%

3位为福建协和大学留校生

中国学校

2

5%

 

外国籍

17

46%

其中美国籍15,英国籍2

总计

37

100%

 

 

从基督教青年会创立协和大学,到教职员工的组成,可以看出协和大学受美国教会影响之深,对于研究中国教育史、近代史具有一定意义。

(三)关于中国文化的《扫墓论》等。

《扫墓论》一卷,秀耀春(JamesFrancis Huberty1851-1900)著(1885年上海美华书馆铅印本)。作者假设三人——“华连洋”“齐尚文”“常守朴”于中国传统寒食节相遇,朋友“华连洋”设香楮纸锞店,百姓齐尚文来购祭幕物,躲雨,与洋友“常守朴”(卖药者)——讨论中国传统的清明“扫墓”问题。对于东方的供奉——香楮祭幕(烧纸钱)表示孝进行质疑,认为“孝欲自彰,实已处于不孝;诚欲自表,实以见其不诚。吾人非不追远,实不敢作伪耳”西方人表示纪念,通过“设医院以追念其德,修教堂以追记其功,立义学以追怀其事,立义学以追记其怀,刻书籍以追志其行”。从而对中国传统的纪念先人的方式作批判,体现中西文化之间的不同。

其它如周游、王黉释《开辟衍绎》(《新刻按鉴编纂开辟衍绎通俗志传》六卷八十回,6册。此本“”字已避讳,可知刻于清康熙后,观其版刻风格,大约刻于乾隆时期,刊刻精致。如明末两种(有大陆出版的《古本小说集成》、台湾出版的《明清小说善本丛刊初编》影印本)刻本皆有缺页,此本则全。亦具收藏价值。

参考资料

陈建明.近代基督教在华出版物的传播状况. 出版史研究(第四辑),页127-146

 

六、民国时期旧书销售目录

 

燕京图书馆藏有一批主要为民国时期(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古籍书店售书目录,共186册,87种,除去日本文求堂书目8种、山本书店书目2种,共77种。另外《蔚林图书公司寄售中文图书目录》(油印本)、《开明书店图书目录》,为现代出版书目。

关于近代旧书目,目前主要有《中国近代古籍出版发行史料丛刊》(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3年出版,哈佛燕京索书号Z3101/Z454 2003x)计有28册,收152种,萧东发作序,对“近代古籍出版发行史料”作评价。经过比对,25种系《中国近代古籍出版发行史料丛刊》未收(如果核对不同卷数,则当能补充更多),现列表如下:

 

书名

哈佛馆藏册次

古本书籍目录

v.35

有正书局出版碑帖目录提要

v.41

金佳石好楼碑帖目录

v.45

宝铭堂书目(1936年1期)

v.55

文殿阁新旧书目(1936年3期)

v.56

崇文斋书目(1935年1期)

v.81

会文堂新记书局

v.82-83

医学书局目录(1930)

v.88

二酉书店旧书目录(6期)

v.91

文芸阁书目(1-3期)

v.98-100

保文堂书局书目(5-6期,1931-1932)

v.101-102

秀州书社书目(1期)

v.105

开明书店简明目录(1935)

v.106

文奎堂书庄目录(1925上/下,1931上/下,1933上/下)

v.107-112

文奎堂书目(1934上/下,1935,1936)

v.113-116

博古斋书目(10、13、14、16期)

v.117-120

羣玉斋书目(1期,1936)

v.126

稽古堂书目(1期)

v.127

粹雅堂书目(3期,1937)

v.128

德友堂书籍目(1936)

v.139

青云斋书目(1936)

v.140

文禄堂书籍目(1935)

v.143

古杭郑健盦氏书目

v.146

周氏书目(抄本)

v.147

 

此类民国销售旧目录具有以下特点:

(一)、著录详尽。如《博古斋书目》(10131416期)著录项有:序号,书名卷次,作者,版本(部分),纸张册数,价格等,附《外埠函购书籍简章》、《外埠函购新书简章》。封面题:莫厘柳氏影印丛书价目表(津逮秘书等)/ 下题:第十期照码五折划一。

(二)、编排合理。如1936年的《德友堂书籍目》与《羣玉斋书目》(第一期,铅印本)俱按“经史子集丛”分类编排,外加“新收部”(后者题作“补遗”,都指新收书)。

(三)、重视广告效应。如借用名人题签,扩大影响。1933年《保文堂书局书目》第六期(石印本,封面题:保文堂书局书新旧书目录)即请当时著名的版本文献学家董康题签,1935年文奎堂书目(第十期)由著名文字学家容庚题签,1937年《粹雅堂书目》(第三期,铅印本)请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署端。列英文名,进行海外贸易,如1935年的《文禄堂书籍目》(王搢青编,收书4652种,189页)封底题英文目录:A List of New & Secondhand books offered for sale239 Liu li ChangPeipingChina1936年《保萃斋书目》(第三期)封底题英文目录:Catalouge of Secondhand Chinese BooksThird volume。这些措施,对于古籍远销海外具有实际意义。

当然,这些目录亦存在问题,如为了扩大影响,同一内容的书用不同的书名,引起误会。如1936年《稽古堂书目》(第一期,附手抄方志丛书目,铅印本,115页,收书3044种,胡适题签,该书有哈佛大学汉和图书馆英文椭圆印,铅笔题:1936/4/29)与同年出版的《青云斋书目》(第一期,铅印本,115页,收书3044种,俞陛云题签)内容基本一样,前者依次著录:

外埠通信购书简章、例言、[类目]——经史子集丛,满蒙回藏文书籍部附附录燕京引得编纂处出版书、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出版书、各家出版书、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出版书。出版地:北平福龙寺街路南。

《青云斋书目》依次著录:

外埠通信购书简章、例言、[类目]————经史子集丛,满蒙回藏文书籍部附附录燕京引得编纂处出版书、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出版书。出版地:北平福龙寺街路大沟巷门牌十一号。

两者比较,后者只缺少:“各家出版书、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出版书”目录,应属于同一个目录,却分成两书,有误导读者之嫌疑,显示商业目录的不足。

    晚清到民国时期的销售书目,目前流传已经不多,而且这些目录,对于了解和研究当时传统古籍的留存、流通情况,是第一手原始资料,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值得深入研究。

 

七、中国科学社北美分社档案资料

 

中国科学社(Science Society)于1914年由康乃尔大学留学生胡明复、任鸿隽、杨杏佛等共同发起,目的为弘扬科学与民主,寻找国家富强道路,体现“科学救国”精神。第二年元月,创办以“传播世界最新科学知识为职志”的《科学》杂志,发刊于上海。同年10月,成立中国最早的综合性科学团体——中国科学社,由胡明复主持。

胡明复,江苏无锡人,1910年考取第二批庚款留美生,入康乃尔大学文理学院。1916年入哈佛大学研究院,翌年获博士学位,为该校中国留学生的第一位博士。1917年回上海,协助其兄胡敦复主持私立大同大学校务,并在上海主持《科学》杂志的编务和中国科学社的社务。他经常说:“我们不幸生在现在的中国,只可做点提倡和鼓吹科学研究的劳动。现在科学社的职员社员不过是开路的小工,哪配称科学家。中国的科学将来能与西方并驾齐驱、造福人类,便是今日努力科学社的一班无名小工的报酬。”

明复先生不幸于19276月去世,中国科学社为他举行“社葬”,埋骨杭州烟霞洞山后。

胡氏三兄弟:兄敦复(人谈则谈——康奈尔大学留学生,1907年与妹胡彬夏、宋庆龄一起留学),明复(择人而谈——哈佛数学博士),弟刚复(逢人则谈——哈佛物理学博士)。堂妹胡宪生亦考取庚子赔款,流血美国。“胡氏五兄妹,哈佛双博士”可能空前绝后。

“中国科学社北美分社档案资料”主要为1929年至1933年间中国科学社北美分社活动情况,系哈佛燕京学社裘开明先生任北美分社主席时所收集。资料涉及北美分会研讨会文件、选举情况记录(如通讯选举主席的明信片)、社员联络经历(缴纳会费——有赵元任、杨步伟伉俪缴款单等),与国内总社联系情况,以及社务一般情况介绍入社表(如现复旦大学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先生的入社表格)等,对于了解中国科学社北美分社的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冒荣.科学的播火者——中国科学社述评.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1

 

八、红军及其相关资料――长征及其陕北相关文献

 

哈佛大学藏有大量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1905-1972)所捐的中国抗战时期文献,此外燕京图书馆藏有其它红军及其相关资料,本人编目碰到的有:

1   中国共产党中央给中国国民党三中全会电

1 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编,1937年油印本(此文献来自胡佛图书馆——Hoover library)。

1937113日,同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进驻延安。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经毛泽东、张闻天等的酝酿和起草,会议讨论和通过《中共中央给中国国民党三中全会电》,提出五项国策、四项保证。

五项要求是:

(一)停止一切内战,集中国力,一致对外;

(二)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释放一切政治犯;

(三)召集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代表会议,集中全国人才,共同救国;

(四)迅速完成对日抗战之一切准备工作;

(五)改善人民的生活。

电文明确表示,如果国民党三中全会将这五项要求定为国策,中国共产党为了达到全国团结一致抗日之目的,愿意作出如下四项保证:

(一)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推翻国民政府之武装暴动方针;

(二)苏维埃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直接受南京中央政府与军事委员会之指导;

(三)在特区政府区域内实行普选的彻底的民主制度;

(四)停止没收地主土地之政策,坚决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共同纲领。

电报稿实际成为第二次国共合作谈判的纲领性文件,具有重要历史价值,与后来出版的正式文献字句略有不同。

2   王友与林迈可书信及文稿

打印稿。内含:

1)、王友致林迈可信;(2)、林迈可英文信(1949822);(3)、林迈可致冀朝鼎信(英文,1954810);(4)、林迈可致冀朝鼎(英文,1954823);(5)、林迈可英文文稿(又复印件2)

林迈可(Michael Lindsay),英国学者,1937年任教于北京的燕京大学,听到珍珠港战争爆发的消息,携中国妻子李效黎逃离北京,奔赴延安,与共产党部队一起从事抗日活动。撰有《关于中国共产党教育问题的笔记(1941-1947)(Notes on Educational Problems in Communist China 1941—1947)、《1937-1945华北鲜为人知的战争》(The Unknown War: North China 1937-1945)等。是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曾保护过从事地下活动的钟子云(王友)。

钟子云(1911年,一说1913-1999),原名苏宗泉,曾用名王友,出生于河北省东光县。1931年参加抗日活动。1935年赴莫斯科向中共中央代表团汇报工作并留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38年回国,任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社会部平西联络站站长、中共冀热辽区委员会社会部部长。1957年任煤炭工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党组(党委)副书记。“文化大革命”中受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迫害。1975年恢复工作后任煤炭工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1981年任煤炭工业部顾问。

两人有交往,王友致林迈可信叙述两人的交往以及不同思想,对于了解当时的情势有一定意义。

冀朝鼎(1903-1963),山西汾阳县人,1924年赴美国留学,先后在芝加哥大学、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华尔街银行分校攻读过政治、历史、法律、经济、贸易、金融等专业。1926年获哲学学士,1927年获法学博士,1935年获经济学博士等学位。1928年,美共中央主席福斯特请冀朝鼎回美国去办报。经周恩来批准,冀朝鼎于1929年回到纽约,在美共《工人日报》任国际版编辑并在美共中国局工作,创办《今日中国》和《美亚杂志》。40年代初回国,在国民党政府内从事秘密工作。1947年,以中国代表团的专家身份出任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秘书长。解放初,成为党内的三通专家(美国通、国民党通、英文通)而蜚声国内外。作为解放后代表新中国去英国剑桥大学讲学的第一位学者,曾为李约瑟博士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作序。

林迈可致冀朝鼎信反映出当时两人不同的思想状况,对于理解1949年以后的中国与外国知识分子的关系,具有史料价值。

3[从陕北归来]

 丽亚著。手稿本,题名编者所加。内有六部分:(1)、丁玲印象;(2)、陕北外交大楼记事;(3)、记延安党校;(4)、陕西特区的行政机关;(5)、苏区的教育宣传工作;(6)、红军长征记等六部分。燕京另藏《红军长征记》朱德签名本等(沈津先生《〈红军长征记〉显露美国》已作介绍,此不赘述)。这些作品应该尚没发表,对于研究中国近代史、现代文学尤其是解放区文学有一定的意义。

4   [抗日宣传单]

国抗日红军鎭西政治部编印。中国抗日红军鎭西政治部油印本。3张(其中两张重复)。这些抗战时期的印刷品,尽管质量一般,甚至比较粗劣,但是,能够反映战争年代印刷技术以及时代风貌,具有历史价值。

 

九、台湾作家手稿

 

哈佛燕京图书馆收藏几十家台湾作家手稿,多数系张凤女史多年努力所得,主要为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当代作家的小说、诗歌手稿,其中含盲诗人莫那能的手稿,对于研究当代台湾文学具有一定意义。现将目录简列如下:

(一)龚则韫。《龚则韫手稿》龚则韫著。手稿本。内容包括:

1、迤逦而来;2、春尽;3、花情;4、童心乐融融;5、胭脂涙;6、白色康乃馨;7、 草莓的约会;8、离情;9、小说是人生写照吗;10、选贤与能;11[发言稿两份]1 2、水晶帘卷近秋河(复印件)

(二)陈若曦《告别千字文》。手稿。1995年。附“延边四日,二胡”手稿复印件3页。

(三)於梨华《赠给想来美国的祖国青年》。手稿本。[1980]18页。 於梨华方格稿纸(已经破损)

(四)王克难著《王克难手稿》,包含:1、生日礼物;2、诺言树;3、雾里的女人。手稿本。

    (五)纪刚(1920——)《滚滚辽河》(《脱哨记》)。手稿本。 附:纪刚(赵岳山)致吴文津信/ 照片以及《滚滚辽河手稿哈佛珍藏记》(复印件)等。

(六)[哈佛燕京图书馆藏台湾作家手稿]23 家,手稿,23册。作家包括:1、王昶雄;2、叶石涛;3、阿盛;4、焦桐;5、李敏勇;6、许悔之;7、钟肇政;8、向阳;9、郑烱明;10、莫那能;11、沉花末;12、方瑜;13、胡台丽;14、方梓;15、吴永华;16、刘克襄;17、曾贵海;18、吴锦发;19、廖鸿基;20、雷骧;21、钟铁民;22、李黎;23、洪素丽。

这些手稿正面临如何长久保藏问题。由于绝大多数手稿所用纸张系机器制造,混有化学酸性物质,纸质容易脆化,故部分手稿已严重破损,如作家纪纲的《滚滚辽河》手稿,於梨华《赠给想来美国的祖国青年》手稿等,发黄变脆。这些手稿好不容易收集到,却由于书写“载体”问题,难以长久保存,实在可惜。因而建议在征集之时,向有关作家提出请求,希望用中国传统手工纸作稿纸,以便长久保存。

参考文献

中国国家图书馆编《中文善本古籍保护国际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2.9

 

十、陈序经及其《美国文化观》 稿本

 

陈序经(19031967),海南文昌县人,著名社会文化学大师,历史学家、教育家。早年就学海南文昌汪洋致远小学、新加坡育英小学、广东岭南中学。1922年夏,入上海沪江大学,攻读生物学。1924年转学复旦大学,就读社会学系。1925年赴美国伊利诺衣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攻读政治学和社会学。1926年获硕士学位,1928年获博士学位,博士论文为《现代主权论》(《Recent Theories of Sovereignty》)。同年与陈受颐一起回国,任教广州岭南大学。1929赴德国留学,先后于柏林大学、基尔大学研究政治学、社会学与国际公法。1931年,因父病重而回国,任教于岭南大学。1934年任职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抗战爆发后,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兼法商学院院长。19447月,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讲学一年。19468月,回天津任南开大学教务长兼经济学院院长。19488月任岭南大学校长。1952年院系调整,岭南大学与中山大学合并,陈序经任中山大学筹委会主任。1956年任中山大学副校长,1962年兼任暨南大学校长。19648月调任南开大学副校长。“文革”中受到迫害,于1967219日,含恨而逝。

被评为“永不失厚道与雅量”的陈序经,三十年代起,即对中西文化进行比较研究,并提出“全盘西化论”,对张之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主张进行批判,与梁漱溟、冯友兰之“本位文化论”展开论战,在当时的学术思想界产生过重大影响,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学大师之一。

 

十一、《美国文化观》稿本

 

《美国文化观》系陈序经“文化论丛”系列之一种,“文化论丛”由八部二十册组成:《文化学概观》四册、《西洋文化观》二册、《美国文化观》一册、《东方文化观》一册、《中国文化观》一册、《中国西化观》二册、《东西文化观》六册、《南北文化观》三册,除《文化学概观》外,其它皆未出版,而除《美国文化观》外,其余大多藏南开大学图书馆。,经南开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江晓敏女士核实,《美国文化观》南开图书馆未藏,可知哈佛燕京图书馆所藏《美国文化观》为未刊稿本。

哈佛燕京图书馆所藏《美国文化观》稿本,散页装,宣纸写成。全书分为三编十二章:

第一编:一、道德观,二、宗教观,三至四、教育观;

第二编:五、家庭观,六、城乡观,七、政治观,八、经济观;

第三编:九、平景壮,十、格拉蒙,十一章、纽海芬,十二章、纽约市;

结论:旅行杂忆记;

附录:借镜与反省。

此书系作者1944年至1945年赴美讲学期间及回国不久所写。关于赴美经历,据作者所述,于1944624日离重庆,74日抵纽约。次年718日离华盛顿,89日抵昆明(早辰在加尔加答,得知日本投降),813日抵重庆。回重庆不久即完成《美国文化观》一书,可能由于内战旋起,中美断交等缘故,此书一直未被披露。该稿夹有陈序经好友“陈受颐”的小条子,稿子可能系由陈受颐转交哈佛燕京图书馆收藏。

作者在附录《借镜与反省》一文谈了三点反省,至今仍有历史借鉴:

一、战争没有影响美国人创造财富,甚至增长一倍。其富强的原因在于:物资的丰富,管理的得法,公德的高尚。不仅如此,美国朝野没有因为战争胜利而骄傲自满,相反继续保持警惕,考虑战后重建计划,值得国内反省(当时国内面临内战)。

二、竞争不影响伙伴关系。当时的罗斯福总统亦经受许多批评,而且他还主动辩解。民主政治保证了美国社会的繁荣。

三、美国人民关心中国,同情中国;希望中国富强、民主,能够裁制日本的军国主义,打倒日本的独裁政治,保持东亚,太平洋乃至全世界的和平。

尽管历史的结果往往出人意外,但是,作为历史的见证者,陈序经对四十年代的美国的描述,今天依然具有参考价值。作为深受欧美西化教育影响的陈序经,面对积贫积弱的中国现状,提出文化上“全盘西化”的观点,希望通过改造中国的文化,实现西方式的工业化,达到富国强兵、民族振兴的伟大目标,其理想与抱负值得肯定。而且,陈序经一生投身于教育事业,为中国的文化教育作出了毕生的贡献,是一位值得纪念的学者。

 

以上是本人一年来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经眼的部分重要文献,向学界作一简要介绍,希望引起相关研究人员关注,并进行深入的研究。

 



*作者简介:杨光辉,男,196803月出生,199809月师从于复旦大学章培恒教授,于200107月获博士学位。2003年-2004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访问研究馆员。通信地址:复旦大学图书馆(中国上海邯郸路220 200433